消费贷的前世今生

  • 来源:银杏财经
  • 发表于: 2021-04-19 10:37:20
  • 责任编辑: lihuiqin

作者风千语来源银杏财经“对于我,钱就是钱,可以买到各种我所要的东西。”——张爱玲《童言无忌》张爱玲从不掩饰自己的拜金主义,她自言没...

作者 风千语

来源 银杏财经



“对于我,钱就是钱,可以买到各种我所要的东西。”


——张爱玲《童言无忌》


张爱玲从不掩饰自己的拜金主义,她自言没有吃过钱的苦,不知道钱的坏处,只知道钱的好处。


12岁拿到第一笔稿费时,张爱玲就拿去买了一只丹琪唇膏,听到胡兰成表白要在经济上保护她时,她认为是十分的甜言。


对于钱,王尔德也有一番犀利言论:我年轻的时候,曾以为金钱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。现在我老了,才知道的确如此。


现代人无论家境好坏,其实都和张爱玲一样,不知钱的坏处。


整形机构告诉刚入社会的大学生,花点钱整形可以改变人生;


在线教育平台告诉家长,花点钱网上补课可以让孩子弯道超车;


包租公司告诉租客,花点钱可以换取安稳及优惠。


如果说,包租公司只是打着年付优惠的名义劝租客贷款,那么拿着顾客手机操作医美贷的整形机构,和名为分期实则消费贷的在线教育平台,没有什么本质区别。


均画了一个借贷就可以让你人生更美好的大饼。


借贷机构有没有让年轻人的生活变美好不知道,但肯定让平台背后的互联网金融机构丰富了物质生活。


01



一次贷款,终生受益?



“十整八贷,(这个行业)有很多。”

尽管已经离开了医美行业一段时间,邹雨至今还记得,那些来医院面诊的青年男女,面诊不是最要紧的,要紧的是怎么样让他们对更多的整形项目动心。

整形事故新闻看多了后,销售们也会酌情规避风险,大的项目一般不推荐,像双眼皮等小项目是必定会推,这是行业惯例。

理论上,一个整形项目算不算大手术,看的是顾客的面部条件以及实际需求。拿鼻综合来说,有人只需要垫假体,有人却需要取自身组织截骨再修正,后者就算是较大的手术。

在邹雨工作过的私人整形机构中,项目大小是按钱论的,咨询师(销售)的回扣与之息息相关。

拿到回扣之前,销售的第一个客户通常会是自己。一张相对好看的脸蛋,对客户来说会更有说服力,因此招聘还是整形机构比较固定的获客渠道之一。

“尤其是当你看到你身边的同事都整了的时候,你怎么可能忍住不动那个念头?”说起这个时,邹雨啧啧了几声。

照照镜子,左看鼻子太塌,右看痘痘太多,横看脸太宽,竖看眼睛太小。这些问题,看起来就像拦在升官、发财桃花朵朵开路上的最大绊脚石。

如此细思,一次贷款,似乎等于终生受益。

“七八千的双眼皮,两三万的鼻综合,全都可以贷款,一家不行试别的家。”



由于不同网贷平台的资质审核严格程度不一,整形机构一般会有多个备选的app,全程帮忙操作,顾客唯一需要做的事就是:输密码。

邹雨印象中,大家用得比较多的医美贷平台是有钱花。

有钱花系度小满金融旗下信贷品牌,主公司为广州百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,注册资本1000万人民币。在有钱花的官方口径中,平台主要面向用户提供无抵押、无担保的信贷服务。

打开有钱花的首页,会发现平台主推的三类贷款项目为:教育、医美和口腔。三类项目最高可贷限额均在15万左右。


经过客服咨询渠道,可以得知三者的贷款流程都有一个共同点,即不经个人之手,直接将款项打入商户(机构),如若需要退款,则需要与商户(机构)进行协商。

正规机构怕医疗纠纷,在项目未进行的情况下,基本都可以退款。不过这件事在具体操作过程中,就术业有专攻了。

(图示,扯皮(方言):无原则地争论纠缠,或不负责的推诿之意)

不排除有人比较会闹事,以相对强硬的态度捍卫住了自己的权益,剩下的人更多的可能是在维权群里口吐芬芳。

而每当一个行业大面积暴雷后,微信群就要承担起维权+吐槽发泄的大任。

学霸君暴雷后,全国各地纷纷建立起了自己的维权群,地方群之外又有根据付款方式细分的平台群(如京东白条)。

然而,无论家长在维权群里如何摇旗呐喊,他们口中的罪魁张凯磊都不会看见。

2021年元旦伊始,学霸君的创始人张凯磊在朋友圈发布长文,正式回应倒闭传闻。张凯磊宣布1对1和优学小班歇业,同时将学霸君面临的重重困境,甩锅到了媒体身上。

“看起来行使监督权,但是孩子的利益和员工的利益,无人照顾。挤兑是破坏了所有人的利益,是人血馒头。”

在词汇滥用之 [人血馒头] 一课中,这大概会成为一则很好的案例。

张凯磊在回应中cue遍了互联网圈的诸位大佬,希望其中任一人能接手眼前的烂摊子。

后来学而思、51Talk等在线教育平台接手了部分学霸君的员工,但海量无课可上的学生仍不知何去何从。

维权群内广为流传的一种说法是,课程没有上完的家长可以联系客服,兑换其他在线教育平台的课程。

该消息目前已找不到源头,还是有不少家长反映并不知道换课一事,或者了解过的家长认为兑换之后价值偏低而不愿意换课。

“留下来的大多数金额较大的人,金额小当作扔掉无所谓。”有家长如此总结,在他看来,那些刚买课就遇到平台倒闭的家长最惨,尤其是那些背有贷款的。

学霸君维权群的四川分群内,好几位家长透露,自己在付款过程中对贷款事实一无所知。

来自成都市的一位家长@秀 总共在学霸君平台买过两次课,一次是全款(课已上完),另一次是分期付款。

“说的是分期付款交学费,到最后怎么成了贷款,我都是莫名其妙的。”

@秀 回忆付款时,她是在客服的指导下通过一个名为#易可分#的公众号进行付款的,后来#易可分#改名为了#易答疑#。

 

       
公开信息显示,易答疑所属公司为厦门进步信息技术有限公司,系出91金融旗下,目前没有App,只能通过公众号贷款。


易答疑只是学霸君合作的众多网贷平台中的一个,此外不乏家长通过京东白条、支付宝等平台实现贷款服务的。

至于家长不知名为分期付,实为贷款的情况,学霸君曾有过回应,称之为个例。

追溯这些平台背后的放款机构,以及结合黑猫投诉上的反馈来看,学霸君合作的贷款方涉及广泛。河北幸福消费金融、海尔消费金融、91金融旗下、小恒钱包和TCL小贷金融等大小金融平台均在列。

其中,河北幸福消费金融与为上海谦问万答吧云计算科技有限公司(学霸君母公司)有保证合同纠纷,一审已于3月31日在河北省石家庄市桥西区人民法院开庭(裁判文书网暂未查到相关文件)。河北幸福消费金融作为一审原告,表示在2020年8月就已与学霸君停止了合作。

学霸君维权群的京东白条分群内,家长po出的短信截图,出现频率较高的放款机构之一为河北幸福消费金融。

从银监会公开信息得知,河北幸福消费金融成立于2017年,授牌于2018年9月,三大股东为张家口银行、神州优车和蓝鲸控股。机构成立后,与京东金融、蚂蚁科技、度小满金融和360金融等互金企业均有合作,具体合作初始时间不得而知。